法域碰撞:香港遺產管理人內地房產權繼承大案
內地 繼承 無 遺囑

法域碰撞:香港遺產管理人內地房產權繼承大案

獲香港法院的遺產管理人委任,可以在國內以自己的名義應訴及要求房產過戶。 (一)基本案情 2013年,齊正通過山水公司介紹,同意以17萬元購買方傑的商鋪,先支付1萬元定金,餘款16萬元定於2014年2月20日前付清,並辦理轉名手續。同年2月13日,雙方簽署《買賣協議》和《委託書》,方傑將商鋪全權委託給齊正管理,直至相關手續完成。齊正按約支付了全款及4000元仲介費,並接收了商鋪,但未辦理過戶,商鋪仍登記在方傑名下。   圖 齊正遺產繼承案-人物關係圖   向芳提交在廣東省某公證處辦理的《公證書》及經公證認證的《聲明書》,證明齊正與向芳於1985年12月21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登記結婚,齊正於2017年6月2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死亡,向芳為齊正的配偶及唯一繼承人,齊正生前無遺囑,亦未與他人簽訂遺贈扶養協議,向芳聲明繼承齊正的遺產。 法院的判決在審理過程中,向芳提交了香港高等法院所簽發的遺產管理書和法律意見書。文件顯示,齊正已故,未留遺囑,向芳被指定為遺產管理人。法律意見書指出,齊正為香港居民,而爭議財產位於中國內地,即齊正在東莞的房產權益。解決繼承權問題需要根據法律衝突規則確定適用的法律。結論根據香港法律,無遺囑情況下,不動產繼承應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即中國內地法律,以決定誰有權繼承上述房產權益。法院認為向芳作為香港居民,主張是齊正的唯一繼承人,並依據齊正與方傑、山水公司簽訂的合約提起訴訟,要求繼續履行合約並協助辦理商舖轉移登記手續,本案為涉港房屋買賣合約糾紛。關於向芳的主體資格問題法院首先需要確定向芳是否為齊正的唯一繼承人。根據香港法律,向芳提交了充分的證據,包括繼承聲明書、死亡證明等,法院確認向芳為齊正的繼承人。關於向芳的訴求能否支持的問題向芳有權提起訴訟。根據中國內地法律,齊正與方傑、山水公司的房屋買賣契約應繼續履行。方傑已辦理公證委託手續並交付商鋪,不存在違約。向芳作為繼承人和遺產管理人,有權要求繼續履行合約並辦理轉移登記手續,法院予以支持。判決結果法院判決方傑、山水公司在判決生效後五日內協助向芳將東莞某房產權轉移登記至向芳名下。律師點評本案中,法院的判決不僅確認了向芳的繼承權,也為處理跨國遺產繼承案件提供了法律適用的參考。本案展示了在處理跨國遺產繼承問題時,如何協調不同法域的法律規定,保障遺產管理人的合法權益。
平安紙在手,遺產分配我說了算!
分立遺囑

平安紙在手,遺產分配我說了算!

最近收到諮詢,“平安紙”是什麼,有什麼作用,借此機會我們也跟大家科普一下平安紙的重要性和意義。 “平安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遺囑,這個詞彙源於人們相信通過立遺囑能確保遺產得到妥善安排。雖然“平安紙”並非正式的法律用語,但它背後承載的遺囑卻是法律認可的正式文檔,用於在立遺囑者去世後指導其遺產的分配與處理。   什麼是遺產? 遺產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人去世後留下的財產總和,包括但不限於房地產、銀行存款、股票投資、珠寶等。注意,人壽保險收益不被視為遺產的一部分。   立遺囑的好處多多: 快速處理遺產:相比沒有遺囑的情況,有遺囑的遺產處理流程通常能節省至少三個月時間。 自主分配:確保特定的受益人,甚至是慈善機構,能夠按照立遺囑者的意願獲得遺產。 排除分配:明確指出哪些人不應得到遺產。 遺產管理指示:可以設置遺產處理條件,比如保留某物業不得出售,或是讓配偶無償居住直至終老。 條件式繼承:可以設定受益人接收遺產的年齡(如21歲),或者達到某種條件(如完成大學學業)。 指定承辦人:選定可信賴的人負責遺產的管理和分配。   不立遺囑的弊端: 繁瑣的程式:遺產處理流程更複雜,耗時更長。 失去選擇權:遺產將根據法律規定分配,立遺囑者無法自主選擇。 潛在的家庭糾紛:無法指定承辦人,可能引發親屬間的法庭爭執。   遺囑的有效性:  根據香港《遺囑條例》(第30章)第5條,遺囑需滿足以下條件: - 以書面形式訂立; - 立遺囑人親自簽名; - 在至少兩名見證人在場的情況下完成簽名,見證人也需在遺囑上簽字; - 若遺囑形式不符,則需法院介入確認其有效性。   遺囑的內容應包含: - 立遺囑人的基本資訊; - 承辦人的身份; - 繼承人的姓名、身份及繼承順序; - 特殊財產分配的指示。   其他注意事項: 結婚、再婚或離婚均會使原有遺囑失效,因此在這些生活變動後,重新訂立遺囑至關重要。   立遺囑不僅是一項個人權利的行使,更是對家人未來生活的負責任規劃。通過合理的遺囑安排,可避免不必要的家庭糾紛,確保遺願得以實現。你對遺囑(平安紙)有何看法或疑問?歡迎留言交流!
跨境遺產大智慧:一張遺囑玩轉內地與香港資產傳承!
分立遺囑

跨境遺產大智慧:一張遺囑玩轉內地與香港資產傳承!

遺產規劃,向來是人生大事,尤其當資產跨越內地與香港兩地,更是考驗智慧與法律知識。近期,我們接到海量諮詢,都是關於內地與香港居民如何妥善訂立遺囑,確保兩地資產能按照自己的意願流傳。別急,下麵幾個實例,將帶你走進跨境遺產規劃的精妙世界!   香港李阿姨的內地遺產佈局 李阿姨身在香港,心繫內地,她決定在港訂立遺囑,專門處理內地的資產。根據中國內地《涉外民事法律關係適用法》,李阿姨的遺囑效力將受到香港法律的庇護,因為她的經常居所和國籍地均為香港。明智之舉是在香港律師樓尋求協助,那裡的律師對香港法律駕輕就熟,能確保遺囑的有效性,讓李阿姨的遺願跨海落地生根。   內地王大爺的香港遺產規劃 王大爺早年北上奮鬥,晚年想將香港的資產妥善安排。遺囑認證需在香港高等法院進行,王大爺需確保遺囑形式符合香港法律,或者他慣常居住地(內地)的法律。因此,內地公證處或香港律師樓均是合適的訂立地點,關鍵是遺囑要同時符合兩地相關法律,確保遺產傳承無縫銜接。   陳先生的跨域資產遺囑策略 陳先生坐擁兩地資產,明智選擇在香港律師樓訂立遺囑,因為這份遺囑既要通過香港高等法院的認證,又需適用於內地繼承事宜。香港律師根據當地法律協助訂立的遺囑,不僅在港具有法律效力,拿到內地也能獲得認可,實現資產傳承的高效與便利。   王媽與謝叔的跨境遺產巧思 王媽在內地訂立遺囑處理內地與香港資產,關鍵是要確保遺囑符合內地法律,這樣自然也能得到香港法律的認可。而遠赴南洋的謝叔,欲處理兩地遺產,則應在其經常居所地或國籍地找律師訂立遺囑,充分利用《遺囑條例》第24條的規定,讓遺囑在兩地通行無阻。   總之,無論是哪方居民,面對跨境遺產規劃,關鍵在於理解並利用好兩地法律的互認原則,找對專業律師,確保遺囑的合法性和執行性。遺產規劃,一步到位,讓愛與財富跨越地域,傳承無憂!
遺囑規劃深觀察:香港與內地法律實踐的細緻比對
內地遺囑

遺囑規劃深觀察:香港與內地法律實踐的細緻比對

在處理個人遺產規劃時,遺囑的有效性是確保個人意願得以實現的關鍵。香港與內地作為中國兩大法域,雖有同根同源之處,但在遺囑法律的具體實施上存在差異,尤其體現在立遺囑人的行為能力、遺囑的形式要求以及對見證人的規範上。    一、立遺囑人的行為能力 香港與內地均重視立遺囑人的行為能力作為遺囑有效性的重要基礎。在香港,立遺囑人的年齡與精神狀態是判斷行為能力的核心,遵循Banks訴Goodfellow案確立的原則,強調理解立遺囑行為的性質、財產範圍及可能的道德索賠。律師實踐中可能需借助醫療意見來確認這些條件。相似地,內地《民法典》通過民事行為能力的概念,明確了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所立遺囑無效的規定,確保遺囑的理性與自願。   二、遺囑的形式及對見證人的要求 香港與內地在遺囑形式要求上展現出了靈活性與嚴格性的區別。香港法律對遺囑形式相對寬鬆,不要求特定形式,但仍需書面、意願明確及見證人簽字,但見證並非絕對必要。而內地則有嚴格的遺囑形式分類,並強調遺囑的法定形式。在見證人方面,兩地均禁止受益人及其配偶擔任見證人,以此避免利益衝突,但香港在見證人資格不符時的處理更為寬容。   三、違反遺囑見證要求的法律後果 對於見證人資格違規的情況,兩地反應不同。香港採取了一種較為靈活的態度,即使某見證人為受益人導致其部分見證無效,只要遺囑有其他合格見證人,這部分無效不影響整個遺囑的效力。相比之下,內地法律對此更為嚴苛,一旦見證人資格不符,可能導致遺囑整體無效,突顯了見證人在遺囑法律效力中的關鍵作用。   香港與內地在遺囑法律上雖有共同關注點,如立遺囑人的行為能力評估及對見證人資格的限制,但在具體規則和法律後果上展現出了各自的特色。香港的制度顯得更為靈活,允許一定程度的遺囑形式自由,且在見證人問題上留有一定的迴旋餘地;而內地則傾向於通過嚴格的法律框架確保遺囑的嚴謹性和執行力。理解這些差異對於在兩地有資產分佈的個人進行跨國遺產規劃尤為重要,有助於確保遺願的合法、有效執行。
內地、澳門兩地生活,判斷被繼承人住所地的標準如何把握
跨境遺產

內地、澳門兩地生活,判斷被繼承人住所地的標準如何把握

(一)基本案情 林大、馮圓等起訴請求繼承馮任持有的松樹公司45%股權份額,爭議在於被繼承人居所地的認定,從而決定繼承法律關係適用澳門行政區法還是內地繼承法。   (二)再審意見 本案為涉澳門法定繼承糾紛,爭議的焦點是如何確定林老爹繼承自馮任的松樹公司股權份額法定繼承準據法。 關於如何確定林老爹繼承自馮任的松樹公司股權份額法定繼承準據法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法定繼承,適用被繼承人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五條規定:“自然人在涉外民事關係產生或者變更、終止時已經連續居住一年以上且作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認定為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規定的自然人的經常居所地,但就醫、勞務派遣、公務等情形除外。”因此,林老爹繼承自馮任的松樹公司股權份額在林老爹死亡時法定繼承的準據法,是林老爹死亡時經常居所地的法律。   林老爹生前經商安身立命,其生活中心的認定除考慮其本人、父母、子女的居住情況外,應重點考查其資產來源、投資經營、資金流轉、財產分佈等狀況。林老爹生於順德,取得澳門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後,仍在中國內地與家人共同從事經營活動,包括投資和經營松樹公司及其他公司,並在中國內地購置諸多不動產,開設諸多銀行帳戶進行上億元的巨額資金流轉。相較而言,林老爹在內地經營實業的資金及規模大於在澳門行政區的投資。二審判決綜合全案情況,認定林老爹死亡時的經常居所地在中國內地,並適用中國內地法判決分割其繼承自馮任的松樹公司股權份額,亦無不當。   再審法院遂裁定如下:駁回林大、馮圓、霍某的再審申請。   復盤: 確認“居所地”標準新思路:酌情考慮被繼承人“資產來源、經營、收入”等因素   被繼承人居住地,除了考慮被繼承人生活中心的認定結合本人、父母、子女的居住情況外,還應重點考查其資產來源、投資經營、資金流轉、財產分佈等狀況。在本案中,最終認定適用中國內地法。原二審法院認為,被繼承人在澳門居民身份後,仍在中國內地與家人共同從事經營活動,包括投資和經營多家公司,並在中國內地購置諸多不動產,開設諸多銀行帳戶進行上億元的巨額資金流轉。相較而言,林老爹在內地經營實業的資金及規模大於在澳門行政區的投資。結合以上因素,認定被繼承人居所地為中國內地,適用中國內地《繼承法》。這樣,繼承順位中,父母繼承權就可以得到充分保障。   適用內地法律與適用港澳法律的區別,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講過,主要在於第一順位範圍不同,內地第一順位繼承人為“配偶,父母,子女”,而港澳沒有父母,相差甚遠。   本案例,法院在確認被繼承人居所地時,酌情結合考慮經濟來源、經營地、資金往來,提供了新思路。  
香港居民聲稱與被繼承人“實際形成撫養關係”遺產該如何分配?
家族遺產

香港居民聲稱與被繼承人“實際形成撫養關係”遺產該如何分配?

(一)基本案情   被繼承人年歲於1911年出生,於2003年在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死亡。被繼承人年歲遺留有回歸社股權3股。 2012年,年華遞交了《申請書》,申請書中陳述年華自小就過契給年歲,申請在未明確股份的合法繼承人時,不能對年歲的股份私自分配。在申請人下方書寫了證明年華是年歲契仔,並有八位街坊的簽名。 2012年,佛山市某村民委員會出具證明確認如下內容:年華與年歲於1967年在年歲家中正式上繼確認為繼養母子關係,並一直保持相互撫養關係。在證明下方的街坊證明人處有八位街坊的簽名。 2014年,在佛山市某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調解下,年華與年林琳簽訂了《調解協議書》,達成如下調解協議:對於年歲的股權,年林琳為1股,年華為2股。2014年,年林琳遞交了《撤銷調解協議申請書》,認為年華本人沒有法定繼承權,年華在年歲生前自認為年歲契子,年華沒有盡到做契子的本分及義務,沒有過問年歲的生活,沒有盡到照料的責任,沒有參與年歲的喪葬及供奉,要求取消上述協議書的內容,在落款處有27名街坊及群眾的簽名。 2018年,佛山市某村民委員會出具證明確認如下內容:年歲無兄弟姐妹,終身無結婚,也無生育或收養子女。年華在庭審中陳述其於1972年到香港特別行政區生活居住。   (二)法院二審意見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年華能否繼承年歲的案涉遺產。針對該爭議焦點,關鍵在於應否認定年華已與年歲形成收養關係。年華主張其自1967年開始已與年歲形成養母子關係,屬於在1992年4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收養法》施行之前形成的收養關係,由於雙方此後未在相關部門辦理收養登記手續,故應從以下方面判斷雙方是否形成事實上的收養關係。 一方面,收養雙方是否以養父母與養子女名義長期共同居住生活。年華述稱其自1967年開始與年歲形成養母子關係,但其自1972年到香港特別行政區生活居住。且在年歲死亡時,年華並不知情,也沒有料理過年歲的喪葬事宜。因此,年華並沒有盡到傳統意義上子女對父母的生養死葬的義務。 另一方面,親友、群眾是否公認或有關組織證明雙方是養父母與養子女關係。其一,年華提交的兩份佛山市某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兩份證明存在矛盾之處,故無法直接采信2012年的證明。其二,從2014年的《撤銷調解協議申請書》內容看,多名周圍群眾和親友簽名認為年華沒有法定繼承權且沒有照顧年歲,可以反映該些群眾和親友並不認為年華與年歲是養母子關係。   因此,法院認定年華與年歲未能形成事實收養關係,對年華訴請繼承年歲的案涉股權不予支持。   復盤: 如何判斷早年赴港“養子”是否形成法律意義上的“養子女”關係? 對此,應該從兩個方面判斷:   1.收養雙方是否以養父母與養子女名義長期共同居住生活。在該案中,法院認為30多年的時間裏,年華述稱常探望、省親,但沒有證據證明,且在年歲死亡時,年華並不知情,也沒有料理過年歲的喪葬事宜。因此,年華並沒有盡到傳統意義上子女對父母的生養死葬的義務。 2.親友、群眾是否公認或有關組織證明雙方是養父母與養子女關係。在該案中,村委會和村民均出具了對年華不利的證言,是其敗訴的原因之一。
如何爭取再婚遺產分配權?律師揭露子女擅自轉移資產糾紛解決攻略,繼母有望獲半數遺產!
不動產繼承

如何爭取再婚遺產分配權?律師揭露子女擅自轉移資產糾紛解決攻略,繼母有望獲半數遺產!

TVB節目《東張西望》最新報導,76歲何伯在喪妻9年後,與一位比自己年輕30多歲且擁有18歲兒子的內地女性閃電結婚,此事引起其五名子女的強烈不滿。特別是何伯的細女,甚至將聯名帳戶內的450萬元挪走,導致家庭關係緊張。這一家庭糾紛事件迅速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在家庭中引入新的繼親成員後,如何處理畢生積累的遺產,經常成為爭議的核心。專業律師指出,倘若當事人未留下遺囑,則配偶將自動成為遺產的主要受益人,有權繼承半數遺產。 無立遺囑 第一繼承人為配偶 在香港,明確的遺囑將引導遺產的分配。遺產承辦處會審查遺囑的有效性並核發「遺囑認證」,以按照該遺囑指示分配財產。倘若沒有有效遺囑與指定的遺囑執行人,則故人的配偶會自動承擔這一角色,且有權對遺產提起訴訟,包括追回生前可能被移轉的資產。成功的訴訟可以使配偶獲得遺產的一半。對於遺囑執行人,其職責包括評估遺產總值、申請遺產處理文件、回收資產(如房產、現金、股票等),以及清償所有債務,進而將遺產分配給受益人。在此過程中,委任律師協助是可行的。按照《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21條的規定,如無遺囑,獲得遺產管理人資格的順序為:首先是配偶,然後是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以及伯父、叔、舅、姑母及姨母或其直系後裔。在確認申請者身份後,遺產承辦處將發出「授予承辦書」,正式開始處理遺產。「授予承辦書」明定遺囑執行人或遺產管理人的權利與責任,授權其按照清單管理故人資產與負債。未經授權擅自處理遺產的個體,可面臨高達1萬元的罰款及額外罰款,相當於不當處理遺產部分的價值。 配偶主動放棄 子女才可獲授予書 通常情況下,「授予承辦書」的提出者應為具有最高優先權的人,如故人的配偶。但如果該人已經去世或自願放棄申請權利,那麼次一級優先的申請人(如故人的子女)也可提出申請,前提是他們需向遺產承辦處出示相關的證明文件。 授予承辦書的發放也有其規範,例如不能發放給超過四位申請人,申請人需年滿21歲,若遺產中包含未成年受益人,則至少需兩位申請人。 申請人必須親自前往遺產承辦處提出申請,按照《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4(9)條,不接受郵遞申請。申請過程涉及的費用包括檔案存檔費265元和謄本費72元。一般情況下,簡單案件需要大概5至7星期處理時間,較為複雜的案件則需要更長時間。 在提交申請時,申請人需要準備以下文件:故人的死亡證明書原件或經核證的副本、故人的身份證明/護照副本;申請人的身份證明/護照副本;申請人與故人關係的證明文件原件或經核證的副本,如結婚證明書、父母或子女的出生證明書;若有遺囑,需提交原件及副本;以及任何其他能證明申請人有權申請授予承辦書的文件原件。 香港沒有遺產税 另外,香港政府於2006年2月11日取消遺產税,申請者無須就該日或之後去世的人士,繳交交任何遺產税項。 除此之外,就申請授予書而言,申明香港居籍是十分重要。如果死者在香港去世,並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遺產承辦處通常會接納其去世時以香港為居籍。但如死者在中國內地或海外去世,亦需要可以用以下文件證明,例如死者的住址證明,死者在香港逗留的時間,以及死者有沒有打算永久或無限期居於香港;死者的業務、大部分的投資和資產的所在地; 死者的家人和朋友的所在地;以及死者的證件和私人物品的存放地和死者的社交習慣等。
遺產受益人A未拿到遺產就過身,原本屬於A的部分是歸受益人B,還是A的伴侶?
家族遺產

遺產受益人A未拿到遺產就過身,原本屬於A的部分是歸受益人B,還是A的伴侶?

在回答此問題之前,我們需要瞭解清楚香港法律的幾個概念   一、遺產“管理”制度而不是遺產“繼承”制度   作為掌握香港遺產繼受制度的基本出發點,必須準確理解香港法律所採用的是遺產“管理”制度,而不是內地或其他部分大陸法系繼承法一般所採用的遺產“繼承”制度。嚴格而言,在遺產管理制度下並不存在“繼承人”的概念。依法最終可取得遺產權益的人稱作“受益人”,而不是繼承人。在遺產管理制度下,圍繞遺產而形成的法律關係與遺產繼承制度下的法律關係截然不同。   在遺產管理制度下,遺產管理分為兩大階段:(1)遺產清算階段(狹義的遺產管理);(2)遺產分配階段。繼承開始後,遺產並不直接向受益人分配,而首先須用於償還死者生前的債務及支付遺產管理相關費用。從繼承開始直到債務及費用清償完畢,此階段即遺產清算階段。只有遺產清算完成後,才進入遺產分配階段。一般而言,受益人只有到了遺產分配階段才可依法或依遺囑獲分配相應的遺產權益。就遺產權益的歸屬而言,在遺產管理制度下,繼承開始後,遺產權益直接歸屬於遺產代理人(遺產管理人或遺囑執行人),而不是歸屬於受益人。正是在遺產權益全部歸屬於遺產代理人的基礎上,由遺產代理人在遺產清算階段中負責清算遺產(清償債務及費用),以及隨後在遺產分配階段中向受益人分配遺產權益。在遺產管理制度下,作為遺產權益最終繼受的受益人,並非像遺產繼承制度的繼承人“一步到位”的取得遺產權益,而是需要“分兩步走”,先由遺產代理人取得遺產權益,再由遺產代理人在遺產清算完畢將剩餘遺產的權益轉移於受益人。   遺產管理制度下的受益人權益 在遺產管理制度下,受益人所享有的權益(受益權),包括權利的性質、獲得及行使權利的時間和條件等,與遺產繼承制度下繼承人的權益也截然不同。以下通過與遺產繼承制度下繼承人權益的比較,以說明受益權的各種特徵。   香港遺產管理制度下受益人的受益權 受益人就遺產所享有的權益,與上述遺產繼承制度下繼承人權益的四項特徵相比,可謂全然不同。其一,遺產權益並不直接歸屬於受益人;其二,遺產並不按原狀由受益人取得;其三,受益人並不能在繼承開始時即時取得遺產權益;其四,受益權的形式、內容與數量,在各個受益人之間並非完全等同。   與內地遺產繼承制度以繼承人權益為中心不同,香港的遺產管理制度是圍繞著“遺產代理人”而展開。在此制度下,繼承開始時直接取得遺產權益的是遺產代理人,而不是受益人。直接歸屬、按原狀歸屬及即時歸屬的特徵,適用於遺產代理人而不適用受益人。繼承開始時,遺產代理人即時按原狀取得遺產權益的歸屬,遺產中各項財產權益的歸屬轉移於遺產代理人所有。相應地,在繼承開始後,受益人實際上對遺產本身並不享有任何直接的權利。這也是香港遺產管理制度與內地遺產繼承制度的一項根本性區別。那麼,受益人享有什麼權利?   如前所述,遺產管理分為遺產清算和遺產分配兩大階段。在遺產清算階段中,遺產代理人須收集和維護遺產,以及從遺產中支付任何應付費用及支付任何應從遺產償還的被繼承人生前債務。在遺產分配階段中,顧名思義遺產代理人鬚根據法律或依照遺囑向受益人分配遺產。在遺產管理的過程中,遺產代理人作為遺產權益的所有人,同時享有極大的權力。為了遺產清算及遺產分配的目的,遺產代理人有權變賣或以其他方式處分(如設定擔保、進行投資等)遺產。體現在受益人的權益上,在整個遺產管理過程中,受益人均享有要求遺產代理人妥善地履行職責、行使權力及對遺產進行權利。此項權利,借用大陸法系的表述,是一項受益人對遺產代理人所享有的請求權,在香港法律上稱為“據法權產(chose in action)”。在遺產清算階段,受益人的據法權產體現為請求遺產代理人即時收集遺產、即時償還債務避免承擔額外責任導致遺產遭受損失等權利。在遺產分配階段,受益人所享有的則為請求遺產代理人從清算所剩餘的遺產(稱“剩餘遺產(residuary interest)”)中,根據法律或按照遺囑向其分配所應得的遺產權益。即使進入遺產分配階段,遺產權益也不會自動轉移而由受益人取得,而必須由遺產代理人實際將相應的遺產權益通過法律所要求的方式轉移於受益人,受益人才取得相應的遺產權益,而相應的遺產權益才歸屬於受益人。所謂法律所要求的轉移方式,主要有允許(assent)、轉易(conveyance)、分派(appropriation)等方式(類似於不同形式的權益轉移意思表示)。可見,在遺產分配階段,受益人所享有的仍然只是一項請求權,即請求遺產代理人依法將相應的遺產權益轉移給自己的權利。與遺產清算階段不同,在遺產分配階段,作為標的物的遺產權益業已明確,受益人所享有的即以轉移該業已確定標的物的權益為給付內容的請求權。據此,可以將香港遺產管理制度所採用的規則歸結為“遺產代理人取得+受益人請求”的機制,而相對而言,內地遺產繼承制度所採用的則是“繼承人直接取得”的機制。   重點 遺產管理分為兩個階段:繼承開始後的遺產清算階段,以及遺產清算完成後的遺產分配階段。 繼承開始後,遺產直接歸屬於遺產代理人而不歸屬於受益人,只有直到遺產代理人實際將遺產權益轉移時,受益人才最終取得對遺產的權益。 受益人僅對遺產代理人享有相當於請求權的據法權產。在遺產清算過程中,受益人只享有對遺產代理人,要求其妥善清算遺產的請求權(據法權產);在遺產清算完成後,也只享有請求遺產代理人轉移遺產權益的權利。 受益人不按原狀繼受,作為受益人受益標的物的剩餘遺產,可以與繼承開始時的遺產,也可以是經遺產代理人變賣或作其他處分後而轉換的遺產;受益人為多人並享有平分受益權時,遺產代理人也非必須以原物分配而形成共有。 各類受益人的受益權並非完全相同,數量也非必同等,配偶比其他受益人享有更大的受益權,受益形態也有非土地實產、淨款額及比例受益之不同類型。   OK,瞭解了香港遺產制度關於受益人的概念,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這個問題:   遺囑中指定的受益人中途去世,遺產作何處理呢? 立遺囑人定好遺囑後,在遺囑中指定了財產受益人;而受益人呢,在沒有繼承遺產前中途去世了,許多人會認為,遺產理所當然的應當歸受益人的法定繼承人繼承,這其實是存在片面錯誤的。 受益人中途去世,要看受益人的具體死亡時間。如果死在了立遺囑人之前和死在了立遺囑人之後,兩種情況處理是很不一樣的。   下麵我們對上述觀點分兩種情況進行解析: 案例1: 假設在香港,Alice 在她的遺囑中指定了她的遺產應該平均分配給她的兩個子女,A 和 B。然而,不幸的是,A 在 Alice 去世之前就過世了。這樣一來,根據香港法律,A 的部分遺產應該如何處理? 分析: 根據香港的遺產相關法律,當一位受益人在立遺囑人之前去世,其遺產份額的處理方式取決於遺囑的內容以及香港法律的規定。 首先,如果 Alice 的遺囑中沒有明確規定 A 去世後遺產分配的情況,則根據香港的遺產法,A 的部分遺產可能會根據 "代替繼承人" 的原則來處理。這意味著 A 的子女或其法定繼承人可能會代替 A 來繼承其遺產份額。 其次,如果 Alice 的遺囑中明確規定了當一位受益人去世時該怎麼處理,那麼遺囑中的相關規定將成為遺產分配的依據。例如,如果遺囑中規定 A 去世後其遺產份額應該歸屬於其他受益人,那麼根據遺囑的規定,A 的份額可能會轉移給 B 或其他受益人。 此外,根據香港的法律,A 的配偶或合法伴侶可能有權利根據合法的要求來繼承 A 的部分遺產。根據《繼承條例》的規定,配偶在某些情況下有權繼承其已故配偶的一部分遺產,即使他們沒有在遺囑中被直接提及。   案例2: 立遺囑人名叫C,他在遺囑中指定了其朋友A為遺產受益人。遺憾的是,A在C過世後、遺產分配前不久也去世了。A未能在生前領取其從C那裏繼承的遺產部分。此時,按照香港的法律,A的遺產份額應如何處理? 遺產處理方式 查看遺囑指定:首先需要審查C的遺囑,看是否有關於這種情況的特定條款。在香港,如果遺囑中明確指出如果A無法領取遺產,那麼遺產應該如何處理,那麼會按照遺囑的指示行事。 替代受益人:C的遺囑中可能指定了一個或多個替代受益人,以防原受益人如A無法領取遺產。如果遺囑中存在這樣的條款,那麼A的份額可能會轉給指定的替代受益人。 法定繼承:如果C的遺囑中沒有提及此類特殊情況的處理,且沒有指定替代受益人,那麼A的遺產份額將視為A的遺產,根據A的遺囑(如果有的話)或香港的法定繼承規則進行分配。在香港,如果逝者無遺囑,其配偶、子女、父母等親屬可能會根據《遺產條例》的規定繼承其財產。 特殊情況處理:在某些情況下,如果遺產包括特定的、只能由A個人使用或享有的權利或物品(如個人信物),並且遺囑中沒有其他指示,這些可能不適用於一般的遺產處理規則。   在香港,當一個遺產受益人在尚未領取遺產之前去世時,處理其應得份額的具體方式需根據立遺囑人的遺囑、可能存在的任何特定指示,以及香港的遺產法律來決定。在沒有明確指示的情況下,逝者A的遺產份額將按照其自己的遺囑或法定繼承順序來處理。處理這類情況時,往往需要法律專家的協助,確保遺產分配遵循正確的法律程式。   結論: 立遺囑人定好遺囑後,在遺囑中指定了財產受益人;而受益人呢,在沒有繼承遺產前中途去世了。 這要看受益人的具體死亡時間。如果死在了立遺囑人之前,則遺囑歸於無效,遺囑中的財產應當由立遺囑人的法定繼承人繼承,也就是由立遺囑人的近親屬繼承;如果受益人死在了立遺囑人之後,則遺產改由受益人的繼承人繼承,也就是由受益人的近親屬繼承,一定做好區分。
無遺囑時,繼承大陸動產和不動產的程序
不動產繼承

無遺囑時,繼承大陸動產和不動產的程序

香港居民作為法定繼承人繼承內地遺產,往往會涉及跨境法律、家族關係證明、遺產繼承公證等問題。那麼在被繼承人未留下遺囑的情況下,香港居民將如何繼承遺產,現將相關事宜整理如下:   適用法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的規定,對於香港居民繼承內地遺產的問題,其中第四章“繼承”部分指出,涉外繼承,依照下列規定確定應適用的法律: 法定繼承,適用被繼承人死亡時經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動產法定繼承,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 也即,若被繼承人死亡時經常居所地在中國內地,則通常適用內地的繼承法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繼承編及其相關法律法規。   繼承順序 香港居民無遺囑繼承內地不動產,應當按照法定繼承順序來處理:即第一順序繼承人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順序繼承人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所需材料  ➢ 證明繼承人與被繼承人之間親屬關係的文檔,如出生證、戶口本、婚姻記錄證明等; ➢ 被繼承人的死亡證明文檔; ➢ 繼承人的身份證件、婚姻狀況證明等;  ➢ 財產證明文檔(如房產證、銀行帳戶等); ➢ 其他不動產所在地相關部門及公證處要求的文檔或內容聲明等。   不動產繼承基本流程(以房產為例) 1、準備相關文檔: 提前聯繫房產所在地的公證處和房產登記部門,具體瞭解繼承所需文檔要求。   2、草擬《親屬關係及遺囑狀況聲明書》 委託相關法律事務的律師或法律專業人士根據實際情況草擬《親屬關係及遺囑狀況聲明書》。這份聲明書需要包含立遺囑人的基本資訊、親屬關係的確切描述、遺囑的存在狀況及其有效性說明等內容等,並將材料送往內地公證處初步審核。   3、簽署《親屬關係及遺囑狀況聲明書》 獲得內地公證處初步審核同意後,簽署《親屬關係及遺囑狀況聲明書》,由司法部在香港設立的中國法律服務有限公司進行審核、加章公章、完成副本轉遞手續。   4、辦理公證 向內地公證處確認文檔齊全後,繼承人攜帶所有必要的、經過公證的正本文檔,前往內地公證處辦理公證。   5、辦理繼承 憑內地公證處出具的繼承公證文書,攜帶房屋登記機構要求證件(例如《房地產登記申請書》、房地產權證書、契稅完稅憑證等)於不動產所在地登記機構辦理過戶登記。   動產繼承基本流程 香港居民無遺囑繼承內地動產(如銀行戶口、股票、車輛等)的分配,大致類同上文。如果被繼承人生前的經常居所地為香港時,繼承動產應按照香港的法律規定來準備需文檔。   相關費用 香港居民在無遺囑的情況下繼承內地房產時,相關費用主要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個方面: 香港委託公證及轉遞費:香港居民需先在香港辦理對其身份證明、親屬關係證明等相關文檔的公證,並通過中國法律服務(香港)有限公司或相應機構進行公證文書的加簽及轉遞至內地。   內地公證費:內地公證機構會對香港居民的身份、與被繼承人的親屬關係、以及其他與繼承有關的事實進行公證,這會產生相應的公證費用。   律師費用:在處理繼承事務過程中,由於法律程式複雜,一般建議聘請熟悉內地和香港兩地法律的專業律師提供法律諮詢和服務,包括協助準備材料、辦理繼承手續等,律師費用也會是一項支出。   房產過戶產生的稅費、登記費等費用:繼承房產時,需要在內地房地產登記管理部門辦理房產過戶手續,此過程會產生諸如契稅、登記費等政府規費。具體的稅率和費用標準依據內地各地區的法律法規執行,可能與房產價值、繼承人與被繼承人的關係等因素有關。   其他可能的稅費:儘管香港居民繼承內地房產不需要繳納香港遺產稅,但在內地繼承房產可能涉及到在某些情況下,根據房產的原購買時間、面積、市場價格以及是否為繼承人的唯一住房等條件,可能會產生如增值稅、個人所得稅、印花稅等,不過符合條件的繼承人有可能享受免稅或減稅待遇。   熟悉內地的朋友應該聽過,目前有些地區(如廣州)已開始試行新的不動產繼承登記政策,新政策免除了辦理繼承權公證書及免除屬於上述法定繼承人之列的繼承人辦理免稅證明等步驟,直接由不動產所在的登記中心受理繼承登記過戶申請。但和目前慣常的做法相比,新政策也有“弊端”,包括但不限於: 1、新政策下辦理繼承手續所需的時間更長,因為增加了至少六個月的公告期。 2、新政策下所有繼承人需親自前往內地不動產登記中心提出繼承登記過戶申請。 3、新政策下,內地不動產登記中心對於繼承所需文檔的要求更加嚴格。   當然,如果繼承人之間存在爭議,或者部分繼承人不配合辦理繼承手續,則很難通過上述公證程式辦理繼承登記過戶手續,而需要通過向不動產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形式解決。   綜上所述,香港居民在無遺囑的情況下繼承內地遺產,是一個涉及兩地法律制度、公證程式、稅務規定等多個環節的過程,由於法律政策可能會隨著時間和具體情況有所調整,建議在實際操作中及時諮詢專業的跨境法律服務人員以確保遵循最新的法律規定和程式要求,確保合法合規完成繼承手續。